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ubing0385 的博客

 
 
 

日志

 
 
 
 

谷冰:一个人的好诗赏(0173):《堆父亲》  

2014-11-24 16:07:29|  分类: 诗歌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人的好诗赏(0173):《堆父亲》

                                      /谷 冰


《堆父亲》
作者:王单单

流水的骨骼,雨的肉身
整个冬天,我都在
照着父亲生前的样子
堆一个雪人
堆他的心,堆他的肝
堆他融化之前苦不堪言的一生
如果,我能堆出他的
卑贱、胆怯,以及命中的劫数
我的父亲,他就能复活
并会伸出残损的手
归还我淌过的泪水
但是,我已经没有力气
再痛一回。我怕看见
大风吹散他时
天空中飘着红色的雪

 

好诗点赞对逝去父亲的感情,作为儿子,有一种痛彻肺腑的感觉,王单单的堆父亲就是明证。

“流水的骨骼,雨的肉身”,这恐怕就是父亲温柔敦厚的本质了。在冬天,而且是整个冬天,有雪的季节,儿子都在堆雪人,这个雪人就是父亲,由于对父亲的热爱,他就想着重塑一个父亲,堆出父亲的心肝,所有的零件,甚至还要堆出父亲生前“苦不堪言”的一生。试想这得需要多少的心血,才能堆出来呢!

再进一步,如果能够堆出“卑贱、胆怯,以及命中的劫数”,这几乎把父亲的性格,经历以及磨难都堆出来了,这时,父亲可能因为苍天的怜悯而复活。并且,“伸出残损的手/归还我淌过的泪水”。多么大胆的想象啊,如果缺乏对父亲的爱,怎么会想到这一层呢?是啊,父亲如果复活了,那固然是好事,就又可以同父亲在一起了。可是,文喜看山不喜平,这样文章似乎就应该结束了。可是,作者笔锋一转,又使诗歌深化了一层。

由于父亲的去世,作为儿子,已经痛彻了一回,如果父亲真的复活了,可能还有一回更加痛彻的一次。想到这里,作者意识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感觉自己已经没有这样的力气了,他就怕重复父亲死前的一幕,大风凛冽,贬彻肺腑,天空突然又飘起了“红色的雪”。这红色的雪,岂不就是血吗,那令人心寒的流血是多么可怕,多么令人记忆犹新。

作者由于对父亲的思念,就想重塑一个父亲,可是,重塑一次,就可能重新经历一次疼痛,留下更加可怕的回忆,这种矛盾的心理,恰恰是诗歌成功的标志。这不在于能不能重复成功,而在于这种重塑的过程,已经把诗歌淋漓尽致地写出来了。

此诗以情动人,以重塑为形式,写尽了父子之爱,失父之痛,重塑之意义。既不同于别人写追忆父亲的诗歌,又开了一个别人没有用过的先例,是创新成功的好诗。

 

2014.11.24.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群星诗社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