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ubing0385 的博客

 
 
 

日志

 
 
 
 

谷冰:《八十七神仙卷》10首  

2014-12-24 15:03:00|  分类: 原创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十七神仙卷》之一

                                       /谷 冰


人间乎,天上乎,极乐世界乎

且慢一点儿,且等一会儿,让我跟上凌空的节奏

 

你们到何处去,去朝拜何方神圣

你们用了什么法术,天衣飞扬,满卷风声

 

线条飘逸,像是天界的烂漫生活

笔法遒劲而俊伟,犹如酣畅时胸臆恣情

 

八十七位仙人各展凤仪,三两个领袖尽是神采

风韵荡荡,仙乐辉煌,金童玉女仿佛要脱帛而飞

 

山在隐处,水在韵外,诗在意上

曲桥亭台,莲花浮云,仙境呼之欲出

 

一水白描,逼七彩颜色啜饮冷风

通卷天仪,令顾盼之际神态殊异

 

浩浩荡荡,心向往之,似乎前方有魅惑牵引

无暇旁顾,凝眸之处,都是无边洪福

 

人间是否与尔等无干,战争邪恶,霸权欺诈,饿殍疾病

想黎民断不能个个成神,随仙乐梦死醉生

 

2014.11.09.


 

《八十七神仙卷》之二


神仙是个谜,善隐身,能领着风跑
喜欢在云朵里逗雨,种花,酿酒,揉搓丸药
不以人贵,不以草贱
我真怀疑,神仙们是否
有一个高标
 
是谁传了江湖的金牌令
是谁一声呼哨,就抵达了天涯海角
谁是四方的领袖,谁又是灵魂的主宰
默默无声,集结在一条大道上俏
 
风,倏忽就动了,你们凌空御风
霓裳飘飘,宽袖曳曳,无暇他顾
是赴瑶池,凌霄,还是无人可知的琼境
又是谁具有如此的号召
 
前方有无沟壑,抑或陷阱,抑或箭阵
如果有十面埋伏,是否只需腾空
你们是神仙,有凡人无可比拟的功力
在迢迢的路上,是餐花饮露,还是美酒仙桃
 
我想祈一个万世良方,为芸芸众生
拜谒天尊是大事也是小事,而慈航普度乃万务之首
谁能令你们停下脚步,谁能给一个暖心答案
我问你们领跑的风,也问你们足下
所御的莲花

 

2014.11.19.

 

《八十七神仙卷》之三


天上的盛典,风在游龙,河在书法,云在抒情
一轴绢微微而颤,一副美玉的好身子在默默阐释逸梦
用线条揖来神仙,墨香锁住娇俏的仪容
白描的指法,讲述一个不可多得的神话
 
衣袂飞天,韵律说诗,我给你们种绝世风景
生一些仪仗的枝条,绽出水莲花,营造迷幻的一隅仙界
流水负载庄严,行云寄托美意,有隐喻的密码传世
我的勾勒借助了飞瀑,婉约松风
 
我造亭台曲桥,倩柳丝演绎盛唐风流
给帅男俊女披挂魅力,神采都要飞扬,顾盼均要生姿
我的胸中还有一些山水灵韵,由画笔得意
然后,嘱潇洒的身手完成夙愿
 
最后还要设一个谜,不朱砂押角,也不属名姓
我隐在淡淡的沉香篆里,随云影而动
我是你无法叫醒的那个人,山水里淡去
一个微醺的留白,任时空周易
 
2014.11.21.


 

《八十七神仙卷》之四


我厌倦了人间,就想到了仙境
吃抻面吃到了倒牙,就想到了会飞的线条
墨香是我早些年用旧了的
看到你,我生出了无尽的羞愧
 
我常常想,后世要娶一个仙女
就到这幅卷轴里找顾盼生姿的一位
如果要到爪哇国出访,就带上开路的神将
有朝一日,成了黄粱国的皇上
一定不会忘了这风流的仪仗
 
我注定也要行云流水,就借你们的衣袂
如果我准备去追飘逸的仙鹤
也会用你们的吴带御风
暂时,我还要在人间著书立说
就狂想着把未来的痴梦挂到中堂
 
2014.11.22.

 


《八十七神仙卷》之五

以为天分很高,就有些目空一切
当我站到了一副卷轴面前
无疑,品尝了一顿
无地自容的大餐 

面对诸多神仙,面对身后的大师
我该称你高手呢,还是画圣
这些你已经司空见惯了,那么
什么样的称呼更有魅力,什么样的头衔
更能拎出神品的精髓 

称你线条大师如何,称你
神仙父亲如何,一个白描的圣手
一个深谙仙人脾性的画师
行云流水,天马御风
画仙生姿
画君威仪 

拜你为师无疑虚妄,师你丹青不得要领
你告诉我,如果穿越到了盛唐
是不是与你紧紧一握
就获得了灵韵

2014.11.24. 

 

《八十七神仙卷》之六


一怒之下,我要将吴道子告到最高法院
 
成何体统,一生就是八十七个
既违反了计划生育政策,还蛊惑了人心
难道仙界比人间还好,神仙比人还滋润
尔等的生活难道比现实还有嚼头


吴带的风,吹拂着鄙人的花眉
天衣飘飘荡荡,直把骨头吹得酥软
仙女们的体香氤氤氲氲,像是给人种蛊
你吴大圣手难道不懂醺风当醉
 
你白描的技法,简直通到了毫颠
线条一抻,就把一个钢铁侠活活掀翻
那可是织女的专利,也是人家的知识产权
这算不算违法,算不算剽窃
 
最可恨,你竟然也让鄙人动了仙心
老婆看了你的画图,也想挤进仙班
人间岂不是要发生颜色革命,谁来种谷
谁来传宗接代,谁来实现中国梦
 
天尊帝君,难道真有如此威仪
仙女们难道都个个美丽,倩影飘逸
有无盐没有,有秦桧的王婆没有
你们只记得行云流水,难道没有云雨巫山
 
吴道子啊,你可等着吧
我看你是否还能再弄一副什么神仙画卷
 
2014.11.27.

 

 

《八十七神仙卷》之七

 

要去就到琼林里去,远方有幽篁,也有云霓

你们目光逡巡一下,倾听一个凡夫俗子的跫音

我借了你们的风,请了仙库的衣

心的殿堂,矗着一位令人景仰的真神

 

不用明察秋毫,我紧贴你们引领的风

在霓裳的皱褶里听潮,测一条河流潺潺的脉息

有时,我会成为长长的线条,因势飞扬

云飘起来后,我又携带了一脉流水

 

开道的神将莫要回头,在帝君的左右

我抄袭了一些庄严和丰采,在诸位神女的周围

我剽窃了一些殊韵,水花装饰了一个人的愚昧

廊桥勾栏边,我趁势将骨质置换些轻盈

 

在缥缈的流动里,蝶影轻逸,旋律悠扬

礼乐渲染的飘韵进入了骨髓血液,艺术渗透肉身

谁的馨香击穿了前世,一个声音轻呼着乳名

在仙风荡漾里,我彻底脱离了红尘

 

微醺,酩酊,我似乎被大师的魅力白描,易容

落魄丢弃,素面华饰,足下犹如莲举

我不知道,谁是此刻的独醒者,谁又能

数得清朝拜的队伍里是不是多了一帧

 

2014.11.07.

 


《八十七神仙卷》之八

 

一副传世画卷,一个神仙的朝典

一砚没有彩色的墨,一支游龙戏凤的笔

有一点点儿香就够了,用一个线条

就豢养了八十七位神仙

 

这都是你的奴仆啊,这就是你的美苑

种上莲花,生几十个仙女;讲一个神话,造几个天尊

说借白云,白云就吹着箫跑

说用流水,流水就飘溢出风韵

说什么吴带当风,分明是你的指上乾坤

 

人要有人样,神必有神韵

赋端庄,种秀丽,植飘逸,予丰彩,奏仙乐

呆鸟已经另栖别枝,百灵有了一个琼林

趁队伍流水,假形象飘云

胸中山河欲醉,笔底仙境偏辉

 

打住吧,神仙;领袖们,快稳住中军

诸位也不要独占风流,顾盼生姿了

路线图错标了方向,无疑南辕北辙

该醍醐灌顶了啊,快快去朝拜

生养了你们的真神!

 

2014.11.22.

 

 

《八十七神仙卷》之九

 
我想把肉身交给你,把苍茫的心交给你
吴兄,吴兄,端砚里是否还有香墨,玉帛是否还能展开一帧余地
我的线条太粗,你能否拉出九米的游丝
骨头可否妙手一点,就轻如飘云
我决心不再巫山云雨了,立志行云流水
我想与你关说,逸到那一滴墨香里去
吴兄,吴兄,你再酣畅一下就万事大吉了
愚弟长揖当柳,斟一大碗茅台
再拜
 
2014.11.27.

 

 

《八十七神仙卷》之十


作为一滴墨,我参与了创作的全过程

大师为谁,谁能画出神彩
怀疑世间的狂徒,宝剑化虹之说
鲲鹏扶摇果真九万里乎
 
倏忽间,我已被一支纤毫拔起
绢帛无声,爽风流畅于白云之上
我感到血脉有抽丝之势
减肥的运动犹如一条远去的河流
 
画师丝毫不知我的感觉,一派酣畅
风情疏狂而婉约,喂神将威风,饲帝君庄仪
真人,金童,玉女,瞬时已植入了秀丽轻盈
予水波澜,予风柳条,予仙俊逸
我亦随大师进入了癫狂
浑不觉身影飘往何处
 
画虎飞啸,画龙点睛,画仙御风
凌霄衣袂飘曳,风采顾盼流韵
我已非点非线,仿佛乃一水蝶影
疑问一不留神就跑了,天地间唯一人凌驾
舍彼其谁
 
盛唐不虚,万千气象跃然卷上
画圣非吴君莫属,非斯人无以展我墨香
当我从砚台上抽身而去
已随神仙卷轴
千古流芳
 
2014.11.08.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