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ubing0385 的博客

 
 
 

日志

 
 
 
 

谷冰:一个人的好诗赏(0097):《拈花寺》  

2014-09-11 15:24:15|  分类: 诗歌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人的好诗赏(0097):《拈花寺》

                                     /谷 冰


《拈花寺》
作者:胡弦
  
轻如灰尘的小寺,
窗棂上的雕花缓慢而寂寞。
酒喝醉了的时候,
梅枝正好从檐上垂下来。
细雨暂歇,红烛肥美,
木柱是又高又细的傻子,
而大悲伤,是藏在曲子深处的深坑。
——
风吹过猛虎扭伤的踝骨。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055acf01017z0b.html

 

好诗点赞:据说拈花寺好几个,也不知道是哪一个,姑且就是最好的那个吧,这是不重要的。

当然这是一个小寺,以小见大吧,或者,小中有大,小寺大境界啊。因此说“轻如灰尘”。

“窗棂上的雕花缓慢而寂寞”,怎么就缓慢了呢?是诗人的视觉使然,也是疗伤之人的恨意使然,有伤的人总是恨时间之慢。寺里的客人,在闲散时刻,凝视这雕花,符合描写的状态。作为固定在窗棂上的雕花,寂寞是真的,暮鼓晨钟,寂寞是广大的。

酒喝到了好处,至醉,细雨敲窗,滴檐,眼神溜到了屋檐下,正好看见了梅枝,是向下的。

雨停后,夜色也暗了,红烛很粗大,“肥美”一词,拟人化了,也是为后面的大悲伤造势,一美一悲,反差出来了。在烛光里,木柱显得清晰,“是又高又细的傻子”,的确是很形象的,也是隐喻时间之慢,人就变得呆傻了。

在寂寞的夜里,有曲子传来,苍凉而悲壮。谁在弄曲于丝弦呢?估计不是寺里的僧众,这些红尘之外的人,如果真的得到了佛的垂顾,是不应该有大悲伤的。必是侨居于寺庙的红尘内人,有胸中的块垒需要排遣,故此,借雨浇愁,援曲疗伤。因此,曲子里才有了不便诉人的深坑,那是藏着才合适的,但不便诉人,却可以诉于曲谱。

——风吹过猛虎扭伤的踝骨”,一个破折号,给出了一点儿微露的曙光。有风吹过,估计也是曲风里泄露的。原来是猛虎扭伤了踝骨。猛虎扭伤了踝骨,怎么知道的呢?

看来,此猛虎非彼猛虎。一般人们愿意把英雄豪杰比作猛虎,在这里,我们就权且把此猛虎当做一个有些名声有些作为的人吧。否则,要真是老虎,还不把一个“轻如微尘”的拈花小寺掀翻了,也就不会有人抚弦揉曲了。

拈花寺,也是拈花小诗。前面的文字都在写景状物,在铺垫情绪。到了后两行,异峰突起,进行了犀利的抒情。前面温文尔雅,不急不火,后面凌空起势,文势就造成了。令你在读诗过程中也是倏然而惊,挖掘了一个大大的陷阱,原来是一个情感的“深坑”啊!,当然也是文曲,文似看山不喜平嘛。

在意料之内,又在意料之外。寺里的这只猛虎,端的厉害,尽管它有些大悲伤。

 

2014.09.11.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群星诗社
阅读(3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