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ubing0385 的博客

 
 
 

日志

 
 
 
 

谷冰原创点评:一个人的好诗赏(284)《野草诗》  

2016-02-25 09:37:15|  分类: 诗歌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人的好诗赏(284)《野草诗》
                                 /谷冰

《野草诗》
作者:一树
 
一株忘记家谱的草在
翩翩独舞。允许蜂蝶盲目
允许风雨乱弹琴
允许流云飞瀑草拟一部
高度自治的画卷。
 
春夜,一粒草胎分娩出漫山遍野
举着火把的的草寇。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784a5c0101pnpl.html


谷冰点评:我喜欢纯粹的诗歌,也可以称之为唯美诗歌。它剔除了诗歌本身之外的诸多条条框框,就像一个美人沐浴后,全身上下甚至连一粒微尘都没有,只剩下了冰清玉洁,美轮美奂,国色天香。作者的这首野草诗即是典型的一例。
       野草恐怕被诗人们都写烂了,要想写出新意,谈何容易!而一树写出来了,并且写得玉树临风,飘然四散,洋洋洒洒的都是美韵,令人不得不拍手叫绝,只说一声惭愧。
       这棵野草是一个独子,他已忘记了家谱,在天涯瓢泊,所以也只能“翩翩独舞”。尽管它可能风流倜傥,有雅士风度,但蜂蜂蝶蝶却不会光顾。但野草很大度,根本不会计较,也就是“允许蜂蝶盲目”,也“允许风雨乱弹琴”,当然,更“允许流云飞瀑草拟一部/高度自治的画卷”。当然,野草不允许也是不行的,他不允许也没有什么办法。作者一用了这个“允许”一词,所有的意象都活了,都灵动了起来。另外,风雨的“乱弹琴”,流云飞瀑成了主角,可以“草拟”“高度自治的画卷”了。这里,所有的字词都被调动了起来,意象都是作者手里的精兵强将,都是来完成作者赋予的历史使命的,也确实它们不辱使命,是都可以封王封侯的。
       作者目的非常明确,如果就此打住,显然意犹未尽。既然把诗题命名为野草,草是写得美如天仙了,但野字尚没有表现出来,如果穷寇勿追,则世上必然又会多了一个霸王,少了一个刘邦。这时,作者轻舒猿臂,一拈就抓住了春夜,令这个举足轻重的俘虏立刻成了宫口大开的母鱼,一下子生养出了千千万万的鱼苗,也就是漫山遍野的草寇,而且还举着燃烧的火把。一个“寇”字,更把野草之野淋漓尽致地展现了出来。从一棵独苗到漫山遍野,你说野草之野是不是野得够蛮的啊?
       很多人在说可以流传的诗,很多人一说好诗就是好几火车,我说,就算了吧,如果这么纯粹的诗还得不到流传,才是遗憾呢!那些大牌的评论家如果不去推荐,才是对不起那个大字。
       很多被推荐的诗被肆意夸大光彩,被戴上珠玉叮当的桂冠,很多被推荐的诗可以挑出许多瑕疵,那么,我谨请善于挑刺的作者读者评者不妨在这首诗里挑一丁点儿毛病,甚至每一个字词,拜托了。

2016.02.22.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7f12670102w9nd.html


一个人的好诗赏(285)《河西小令》(组诗)
                               /谷冰


《河西小令》(组诗)
作者:武强华

《夜入沙州》
 
应该蒙面,带月牙弯刀
于夜黑风高之夜入城
应该避开官道,骑骆驼
于黄沙漫卷处突然现身
应该掩经卷,夜半开窗
举夜光杯,邀月光共饮葡萄美酒
应该挑灯,拂尘
在石壁上描佛祖圣像
应该着一袭霓裳,反弹琵琶
于鸣沙山下羽化飞天
 
可是,现实太平静了呀
深夜坐一辆大巴进城
多少让人有点沮丧
没人有把我们当做刀客
或者探子,甚至也没有人怀疑我
对一卷残破的经书
怀有觊觎之心


《车过瓜州》
 
甜到发腻
甜到想起刚刚吃下的那块哈密瓜
牙根咝咝地疼。甜到
无数只虫子突然钻进身体
抓肺挠心地想
 
瓜里面的籽
都是蚀骨的虫
吃一次,就被这世俗的念想
蛊惑一次

《八声甘州》
 
你记得深秋的风
像刀子一样直往胸口插
记得深夜大醉而归
在湖水边尿尽三分醉意
 
词牌深处,芦苇倒下去一片
你有心搀扶,却按捺不住心头的软
弱水三千,只需一瓢
便胜却人间无数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6a41d9e0102wfa2.html


谷冰点评:这是作者《河西小令》(组诗)里的几首,其实,不用挑拣,随便哪一首,都能让你读出快感,读出一个女人别具风格的性情来,如果隐去作者的性别,你会认为这是一个女作者的诗歌吗?
       在《夜入沙州》里,你会看到夜色笼罩下的强人出没,一个夜字,被作者轻轻一拈,便注入了夜的元素和质地。蒙面,月牙刀,夜黑风高偷城,避开官道,在黄沙漫卷处蓦然出现,这里不是做贼,而是一个引子,诱你上钩,使你的情绪生生被擒,入到作者的蛊中。掩经卷,夜半开窗,夜光杯邀月,描佛祖像,霓裳羽衣,反弹琵琶,羽化飞天,这河西,这大西北的迷人的东东,几笔就勾勒了出来,还有着蛊惑人心的艺术效果。可是这么具有传奇色彩的描写,不过是诗人的一个把戏,是供你上当受骗的。在后一节,作者把实底交了出来,这是根本没有的事啊,现实平静地令人怀疑,也令人沮丧。不过还好,唯一让人不失望的是作者果然想当一回盗贼,“对一卷残破的经书/怀有觊觎之心”。读者朋友,你有没有一种被骗的感觉呢?
       在《车过瓜州》里,作者描写哈密瓜,紧紧抓住了哈密瓜的诱人本质“甜”字,大作功夫,甜到了发腻,甜得你压根咝咝地疼,像无数条虫子挠心抓肺,并且还要狠狠地想。还有瓜籽呢,更是蚀骨的虫子,吃一次,就让你忘不了了,就被蛊惑透了。没有吃过瓜洲的哈密瓜的,你不想品尝一次吗?
       在《八声甘州》里,作者借词牌说事,是旧瓶装新酒。西北风紧啊,何况是深秋的西北风,自有一种苍凉浸骨的劲道,那是发着寒光的刀子啊,直往你的胸口上插,一个插字,道尽厉害。而且还是大醉而归,而且还被一泡尿憋着,要在风口处“尿尽三分醉意”。寥寥两句,一个醉汉子的形象飘然纸上,有声有色,后一节,作者一反上一节的风格,无尽的柔软出来了,还是要利用这词牌名,而且在“词牌深处“,有味道了吧,”芦苇倒了一大片“,倒了就想着扶啊,但心头是一片柔软,怎么能扶得起来呢,何况,还有深深的醉意。但只要你想到了,也是三千弱水,是啊,一瓢就够了,一瓢就够我们美美地品味了,”便胜却人间无数“,化用古意,却也不得不佩服,用得恰到好处。人间无数美意,美景,只有这该醉时的醉,该扶时的扶,已经是足足够了,其它的,什么也是多余了。
       读武强华的这一组诗,最令你陶醉的就是诗里的语言特色跟河西这片苍凉雄浑的土地紧紧地相契相合,浑然一体而没有一丝儿的割裂,完美地体现了小令的本质特征,语言干净纯粹,没有丝毫的枝蔓草屑,就像与几个豪爽的汉子喝酒,那就是一个字爽,两个字爽快,三个字真爽啊!

2016.02.24.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7f12670102w9sp.html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