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ubing0385 的博客

 
 
 

日志

 
 
 
 

谷冰:一个人的好诗赏(343):《景德镇》之三  

2016-06-30 10:16:37|  分类: 诗歌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人的好诗赏(343):《景德镇》之三
                                  /谷冰

《景德镇》
作者:落草汉语

之三
 
你我之间隔着一轴之距,隔着
一部水火的履历。你悬身的尘世
风沙四起,吹稗草
也吹大器
 http://blog.sina.com.cn/s/blog_eddc855a0102w90h.html   

谷冰点评:名瓷之美在于美伦美奂,在于近在眼前又遥不可及,即使你把她抱在怀里,捧在手上,再用手指一分一分地细细抚摸把玩,也有无穷远的距离。你还是你,她还是她,名瓷却与你同怀异梦。作者故作近态,说只隔着一轴距离,或许也叫夸张吧。说到“轴”字,我倒有一个看法,觉得不如改成“釉”字,或许更具夸张的潜质。因为轴,当然是指拉坯时的转动的轴,这个轴比釉还是大了,厚了。其实,瓷的名贵与否全在于水火作用下的一层釉而已,没有这层好釉,名瓷就没有了。“水火的履历”,无须再赘述了,水火乃涅槃的凤凰,转世那瞬间的蝴蝶。
       “你悬身的尘世/风沙四起,吹稗草/也吹大器”。这句无疑于这首诗的精髓,前两句说瓷,这两句才是诗歌的升华部分。这是由瓷抵达人世或说瓷世的点睛妙笔,无此一句,则诗歌的意义大打折扣,降低了许多等次的美学指数。“风沙四起”无非就是人生劫难,瓷世风雨。“吹稗草,也吹大器”,我认为这句就是诗歌“名句”的范畴,可以提升为经典意义。在这组《景德镇》里,我最看好的就是这首之三,放到中国好诗歌里,也绝不逊色。只是谷某人人微言轻罢了。稗草与大器无非就是人民与英雄,沙子与金子,或者说百姓与精英。
       在这短短的几句诗里,除了那个“轴”字,我有些微小的个人看法外,从语言和结构上没有任何一点儿瑕疵,经得起语言学家和诗评家严格挑剔,个人认为和名瓷一样美伦美奂,值得深深玩味,把玩不已。赞。

2016.06.28.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群星诗社
阅读(1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