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ubing0385 的博客

 
 
 

日志

 
 
 
 

谷冰:一个人的好诗赏(351—354):《马新朝4首》  

2016-09-08 08:33:09|  分类: 原创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人的好诗赏(351):《风吹着》
                                   /谷冰

《风吹着》 
作者:马新朝

一块镇石在平原上稳稳地压着被风吹乱的绿色纸页
远处的机井房,攥紧拳头,用灰白色酝酿激情
鸟群翻弄着阴郁的文字
风吹着,空空的纸页上,内容被反复地删除
空无消耗着一个人的行走 

谷冰点评:读透这样的现代诗需要一种智慧,它一反传统的一些固有的概念化的写法,在自然界的风里注入了新的元素,逼迫着读者必须认真地沉潜下去,去重新认识风,认识风吹。平原之大,已不用细说。那广袤无垠的大平原,平原上的所有的景景物物,无不在风吹里活跃着,生长着,变形着,甚至堕落着,腐朽着,死亡着。那些正处于生命旺盛期的,葳蕤着,葱笼着的生命体,就像一些纸页一样随时被风席卷而去。这时,必须需要一块有象征意义的镇石,来把它们镇住,以使这些生命按照自然的规律完成它们的历史使命,这样方为合乎天道,合乎生命的意义。这块镇石可以是有形的,也可以是无形的。你说它是一个具体的物事也行,你说它是一种思想观念也行,一种能够让事物或让人遵守的客观规律也行。但它必须是有的,否则,就会乱了大套。
       你看,机井房:在“攥紧拳头,用灰白色酝酿激情”,拳头无疑代表一种力量,激情当然好理解,无非是一种潜藏的力量。但它却是用“灰白色”酝酿的。灰白色当然是一种非积极的因素,否则,那镇石就显得没有了来头,没有了作用。“鸟群翻弄着阴郁的文字”,成群的鸟在飞,但它们却在翻弄着“阴郁”的文字,阴郁的文字无疑也不是什么积极的,健康的,向上的东东,也是需要镇石压住,或者说用风来吹散的。
       风是一种代表自然界的力量,是一种主宰,在大自然中,或者在尘世,风无处不在,在形而上的纸页上,当然,也可以说在苍茫的尘世这个纸页上,所有的内容,都会被风“反复地删除“,以呈现除旧布新,以恢复自然界或人世间的本来面目。无论你是一个平凡的人,一个微不足道的人,甚至,你是一个英雄,一个伟大的人。即使你留下了深刻的足印,也无济于事。正如作者所说的“空无消耗着一个人的行走“ 。
       风是作者深思熟虑后的一个意象,也是实际。风在这里被作者运用到了极致,它的象征意义渗透在字里行间,被作者操控的得心应手。

2016.09.04.


一个人的好诗赏(352): 《斯人》
                                   /谷冰

 《斯 人》
作者:马新朝 
 
他从湖底来,把自己妆扮成雷声,一身的水气
在一篇文章中洇开
鲜竹叶在风中用儿童的姿势弯向他
天放晴时,他身上那些散落在各处的灵魂配件
开始活跃,蠕动着想回去

谷冰点评:斯人何许人也?不得而知,你就把他看成一个神秘的人物好了,或者把他看成超然于世外的人,一个活在人们精神状态里的人,甚或是一个游荡在天地间的幽灵也是可以的。
       湖底,预示着前世,一个不知哪个朝代的人。这个人可以化妆,可以升到天空成为雷声,几近荒诞的描写,透出了神秘的色彩,魔幻的色彩。可他又是现实化了的。你看他还有“一身的水气”,就是一个活灵灵的真实人物。可是,不一会儿就又没有了。又“在一篇文章中洇开”了。这个人,栩栩如生,活灵活现,即是具体的人,又是虚无的人,可最终却不是你可以伸手可及的人。
       鲜竹叶对这个人表示了欢迎,是可爱的儿童。还用了一定的礼数。说明这个人是一个可以信赖的人,或许就是我们这个民族的值得弘扬的精神,或者魂魄。是这个民族赖于生存,发展,并延续不衰的某种象征。
       可是 ,这个幽灵似的人物,却是复杂的,具有着与真正的具体的人的不同秉赋。当“天放晴时,他身上那些散落在各处的灵魂配件”,像回黄转绿一样,阳气升腾使他活泛,“开始活跃,蠕动着想回去”。多么逼真的描写,多么逼真的笔法。写出了一个人的矛盾的心情,或者说写出了一种精神的难于凝集,难于回归,难于如愿。
       《斯人》五行,却令我们看到了精神魂魄的复杂状态,一个鲜活的人物形象,活生生地雕刻在了我们面前。作者笔法传神,雕刀犀利幻化。现实与精神,阴间与阳间,穿插回还,犹如神助,笔力老到,实乃大师风采。

2016.09.04.


一个人的好诗赏(253):《风》
                                  /谷冰

《风》 
作者:马新朝
 
山中的风,是《道德经》里没有规定的内容
有着无限的含混。它抱着一棵树
并安慰它
风,喝足了山间的泉水,跑过去,坐在一块岩石上
使它瞬间拥有了财富

谷冰点评:作者对风的研究可谓精到,在诗歌中多次写到,风在作者的笔下,变幻莫测,时时通灵,而且,往往令读者十分惊讶。这风怎么是这样的活灵活现呢!
       在山中,风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像一个天真烂漫的孩子,在恣意地享受着大自然的宠爱。即使有了好几千年的《道德经》也拿它没有办法。因为《道德经》很老了,为当时的诸子所共仰,曾经影响了中国的哲学,政治,科学,宗教等诸多方面,甚至也在世界各国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可这么一本老子所著的大作,却对这山中的风无可奈何,因为它限制不了它。
       这风,疏于表达,缺乏语言天赋,常常含混不清。但这风对一棵树情有独钟。这棵树肯定受过内伤,有些悲观情绪。而这风是个善本,有无微不至的关爱。风来到这里,就是来替树做思想工作的。抚慰它,安慰它,让它重新获得精神和力量,能够尽快走出阴影。这风真像慈母啊!
       风,当然也有自己的需要,它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喝足了山间的泉水,跑过去,坐在一块岩石上”,这里的三个字,尤其起到了刻画风形象的作用。“喝”,“跑”,“坐”,动词的作用,给了风立体的,可触可摸的形象实体。由于风,喝足了泉水,坐在岩石上又养足了精神,获得了通灵的觉悟,因此,“使它瞬间拥有了财富”。这里的财富,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财富,它肯定是物质和精神上兼而有之的财富。
       这首诗里的风,不是凡俗的风,而是超然于形而下的具体的风,是一种精神层面的超拔的风。在这里,风与传统观念的道,有些许的冲突,甚至,这种风有了某些超越这种道的可能,因此,它瞬间拥有了财富,也就顺理成章。在这首诗里,风,树,泉水,石头,财富,构成一幅富春山居图的象征或隐喻的画面。它久久流连于我们的脑海,令我们过目不忘。

2016.09.05.


一个人的好诗赏(354):《典籍》
                                  /谷冰

《典籍》 
作者:马新朝
 
山中有未被拆散、未被注释的茫茫典籍
字迹碎成云烟,搁置或封存于
紫云英的气息中
蜜蜂们来来往往地搬运着,在不远处的蜂巢中
把这些内容酿制成蜜

谷冰点评:山是宝藏,作者善于在山里挖掘出一些精神财富,所谓藏之名山者也。典籍当然是人类文明的集大成的智慧凝结,是取之不尽的矿源资产。这这里,山既是一种实指,也是一种泛指。
       这种典籍,有未被拆散的,未被注释的,这些都是历史的遗存,当然,这些遗存,必是卓越的文化,有开发价值的文化,值得发扬光大的文化。只是缺乏有远见卓识的人来整理,编纂,阐释,推广。甚至有些都“字迹碎成云烟”了。实在有些可惜,可悲,可叹。还好,它们还没有完全泯灭,没有完全被历史的风尘湮灭。他们只是暂时“搁置或封存于/紫云英的气息中”。这里的紫云英,无疑是一种象征,紫云英是一种中药,有祛风明目,健脾益气,解毒止痛之功效,并且是主要蜜源植物之一,花呈紫红色。紫代表一种祥瑞,如成语的紫气东来等。既能治病,也能酿蜜。因此,蜜蜂们就忙起来了,络绎不绝地搬运,忙碌,一套一套的工序,把不成气候的云烟,酿制成了可供人们享受生活,获得幸福的甜蜜物质。
       典籍是作者智慧的发现,是从苍茫繁复的物事中,慧眼独具的深度挖掘。云烟,紫云英,蜂蜜,文化与实际生活的密揉,提炼出的另一类的典籍,不可多得,令人叹服。

2016.09.05.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