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ubing0385 的博客

 
 
 

日志

 
 
 
 

谷冰:一个人的好诗赏(351):《唐朝指南》  

2017-02-14 16:45:46|  分类: 诗歌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人的好诗赏(351):《唐朝指南》
                                    /谷冰

《唐朝指南》
作者:宛西衙内
 
首善长安,蓝天姓李,没有污染。
米贵是出了名的。
驿路畅通,
荔枝最鲜,妃子最美,男人最瘦。
 
爱情也过于发达,
三妻四妾是寻常的事。
跟儿媳睡觉,
也没有什么难为情的。
 
耕读持家,
孝顺是天大的事。
游历也很重要,
出门乘轿,远行骑马,下雨骑驴。
 
重然诺,轻生死,
杀人红尘里,系马为君饮。
无论朝廷,还是边关,
都是耗费岁月最好的去处。
 
早春一定要动身的,
但还是有时间娶个女人。
衣砧总要有人拍打,
没有等待的女人,是不完整的。
 
诗人太多,流放不及的,
就让他们去充任各级官吏。
离别置酒,无语凝噎,
灞上折柳,郑重其事。
 
在高台上观察星星,
用竹管校订音律。
科学是没影的事业,
老百姓使用铁犁,和牛车。
 
民主忘了考虑,
祸乱时起。
总是对不起水,
月最黑,雁最高,秋风最沉郁。
 
载酒载妓,于江流里长歌当哭,
人生大事,莫过于怀才不遇。
沉湎山水,钻研明月,
裘马可典,宠辱皆忘。
 
文字,功业,女人,
可推敲的地方,实在太多。
但图强还是第一,
为人不能牙松,再老也要纳偏房。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5b09ed0102xeyb.html

谷冰点评:大唐王朝,盛唐风采,风流人物,诗人萍踪。令人倾慕的朝代,俊逸沉痛的文字,传奇千古的佳话,苍凉寥落的悲歌,无不一一被人们怀恋。而真正的唐朝究竟是一个什么样子?幸有宛西才子为我们指南,使我们从现代诗的角度,得以略窥唐朝的豹之一斑。
       说唐朝,首都长安不得不提,皇帝姓李,自然蓝天也姓李了。米贵自然是一个典故,跟诗人白居易有染。条条大路通长安,天下使节莫不朝拜。荔枝与杨贵妃的故事,可谓无人不晓。之于男人最瘦,是不是女人以丰腴为美,男人就不得不委屈了呢?
       爱情发达,根据是男人三妻四妾常有,旁证是公公可以跟儿媳睡觉也不会难为情,例证皇室恐怕不止一例。当然,儿子也可以把小娘尊为自己的皇后。发达一词用得妙,可供语词贫乏者借鉴。
       耕读持家,以孝治天下。游历视为文人的雅兴,骑马与骑驴凭个人的秉性。“重然诺,轻生死”,君子所为也。诗人也可以“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这又是无法无天了。朝廷的文书抵达边关,或者去赏边关的冷月,恐怕都是很费时间的,虽然有发达的驿传。
       一切的事情都要趁早,早春赶远路的人,先娶个女人顾家,等待远路归来的旅人再走。在文学的盛唐,诗人实在太多,不中朝廷心思的就流放到边陲。而来不及流放的就先去当官吧。这里反讽的意味浓郁,从另一个角度看也是一种赞美。置酒与折柳分别反映了文人离别时的依依之情以及情谊之深。同时,也反映了当时的一种习俗。观星辰,校音律,是知识分子的雅事。但科学很少,农耕社会的特征明显。
       在封建社会,民主是很奢侈的事,藩镇的坐大、叛乱,使民生凋敝,祸乱横生。人民总是遭殃的一方。月黑风高,杀人放火,大雁也不敢在低处飞,秋风本应该是香的,在乱世却是最沉郁的。
        “载酒载妓,于江流里长歌当哭”,文人雅士们的风流与陋习也很突出,怀才不遇,古今亦然,恐怕任何时候都是人生大事。古代恐怕更为悲哀。人生不得志,便去“沉湎山水,钻研明月”,纯属隐士风格,说不定也是沽名钓誉的一种。钻研明月一句,颇得神采,耐人寻味。明月当然有它的特定意义,也是一种隐喻,与朗日有着相等的意义。“裘马可典,宠辱皆忘”,这里可参照谪仙子的诗句与宋代范仲淹《岳阳楼记》的名句来欣赏。
       “文字,功业,女人/可推敲的地方,实在太多”,这着实不假。文章千古事,功业靠文字来挣,女人与功名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想想白居易的妻妾成群与杜老夫子以及其他不得志的文人的窘迫,便可见一斑。这里的推敲一词更是值得研究。作为推敲的原典,这里显然把内涵与外延都大大地扩张扩大了。当然是“实在太多了”。发奋图强是至关重要的,这涉及到功名与利禄,得志与落魄,名臣与布衣等等重要关节。“为人不能牙松,再老也要纳偏房”,读到最后一句,简直令人忍俊不禁。纳妾成了一种时尚,是成功人士的一种重要标志。不到牙松脱落时,不纳妾岂非人生的一大缺憾!
       《唐朝指南》,无非是作者对唐朝的研究所得,也有一定的黑色幽默的成分在此。唐朝当然不是一首几十行的诗歌可以涵盖,可以尽览的,作为诗歌,也无非是择其要而为之。在这首诗里,作者腾挪纵放,大刀阔斧,通过对文学名士的集中解剖,性格塑造,侧面烘托,优劣互补的多种手法,反映了唐朝社会的一些典型现实和真实风貌。它有着巨大的知识浓缩和名士的性格塑造功力以及放射状的信息释放能量,都是不得不给予肯定的。

2017.02.09.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群星诗社
阅读(2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